返回 首页

全本小说网手机版

首页AvTT手机网AvTT手机网最新章节 》AvTT手机网正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正文 AvTT手机网

阳顶天说得似模似样,主要先一口说出了他脖子后面的气包,这就让他有些怀疑,也许脚上真的有黑线,可要看,又拉不下面子。肖媛媛是个心眼极灵活的人,立刻就道:“高衙内,这位先生,我们到里面坐,慢慢说。”高衙内看她一眼,再看阳顶天一眼,哼了一声,回转身去。肖媛媛回身对阳顶天露个笑脸:“这位先生,里面请。”又对吴香君道:“香香,你也进来吧。”吴香君暗中扯一下阳顶天,嘴巴做个口型:“你在搞什么鬼?”阳顶天对她露个笑脸,不答她的问题,却道:“你这妆化得真丑。”红星厂有三朵红花七片绿叶,说的是厂里最漂亮的十个女孩子,吴香君够不上红花,但也是七片绿叶之一,但她这妆太浓了,阳顶天真心觉得有点丑。“去死。”吴香君在他背上轻捶了一下。阳顶天嘿嘿一笑,跟着进去。进了包厢,高衙内直接就脱鞋子脱袜子,一面还看了眼阳顶天:“小子今天要敢跟我装神弄---。”话没说完,他突然不吱声了。所有人都往他脚上看,他脚放在沙发上,皮肤很白,而在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,可以看到一条细细的黑线,一直伸上来,已经过了脚踝,快到腿肚子了。“真的有黑线。”吴香君先叫了起来,忙又伸手捂着自己的嘴。高衙内和几个死党也都惊住了,看看黑线,再看看阳顶天,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。高衙内死党中有个光头,还往高衙内脖子后看:“呀,高衙内,你脖子后面,真有两个包呢?”其他人都围过来看。“滚。”高衙内猛地挥手,转头看向阳顶天,嘴巴动了一下,想要问,又似乎不好开口,不过他也在外面混久了的,转眼看向边上的肖媛媛,道:“肖总,拿瓶酒来,拿三个杯子。”肖媛媛立刻让服务生拿了酒来,高衙内连倒三杯,端起来,对阳顶天举杯示意:“高某有些不识高人,这三杯酒,算是我给你女朋友陪罪。”说着连干三杯。“高衙内豪气。”肖媛媛立刻凑趣,转头对阳顶天道:“这位先生,高衙内这气包还有这黑线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是病吗?”高衙内也眼巴巴的看着阳顶天,若是一般的病也算了,关健是,阳顶天先前说他活不过立秋啊,说得又神准,所以他怕了。“是病,也不是病。”阳顶天点头又摇头。“老弟,你说清楚。”高衙内急叫:“你请坐,贵姓啊。”“我姓阳,阳顶天。”阳顶天坐下,道:“你这是病,但其实主要是毒,你可能是吃了什么助性的药,伤了肝,肝是排毒的,排不出去,就会於积,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,那个地方,有个穴位,名为太冲,是肝经的原穴,毒排不出去,就从那里於积,然后一路於死,就形成一条黑线冲上来,至于脖子后的气包,则是膀胱经的原因,不是太要紧。”他的话云里雾里,所有人都听得一脸懵逼,光头几个都看向高衙内,高衙内点头:“我确实常喝药酒助兴,是南美带过来的一种动物泡的酒,可他们说没毒啊。”“没毒?”阳顶天呵呵一笑,看一眼肖媛媛,道:“有牙签没有?”“有。”立刻有服务生应声,拿了牙签进来。阳顶天对高衙内道:“你在两趾间那块青的地方,扎个口子,放点血,一看就明白了,别人的血是红的,你那地方放出来的血,是黑的。”高衙内倒也不怕痛,拿过牙签,真就一下扎进去,拨出来,那血一下涌出来。“黑的,真的是黑血。”他旁边的光头先就叫了起来。这下高衙内彻底信了,一张脸刹时间苍白如纸,看着阳顶天道:“阳兄弟,我这病,不,我这毒,有解不?”“已经解了啊。”阳顶天呵呵一笑:“你每天放放血就行了,黑线会慢慢下来,一直到黑线消失,毒就干净了,不过那酒也别喝了。”“不喝了不喝了。”高衙内连连摇头:“真的这样就解了毒,没有事了?”“基本上这样就可以了。”阳顶天摇头:“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再找个中医,帮你开个简单的护理肝脏的方子,调理一下。”“真的?”高衙内还有些难以相信。“真的。”阳顶天点头:“我骗你干嘛,你回去后,每天早晚放两次血,七天左右,黑线应该就消了,然后找中医开个方子,就不会再有事了。”“那就请阳先生你开个方子啊。”肖媛媛及时插嘴。“是啊是啊。”高衙内连忙点头:“阳兄弟,就请你帮我开个方子好了。”“我开方子可是不便宜哦。”阳顶天要笑不笑:“一字千金。”“拿纸笔来。”高衙内立刻表态:“只要阳兄弟你肯开,多少钱都不成问题。”服务生马上拿了纸笔来,阳顶天也没有拒绝,真就开了个方子,就六味药:柴胡,茵陈,板蓝根,五味子,猪胆粉,绿豆。肖媛媛在边上看着点头:“柴胡板蓝根绿豆都是清火的,其它的我就看不懂了。”光头几个也是点的点头摇的摇头,而阳顶天边上的吴香君却是一脸懵圈:“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开药方了?”“好,我回去就煎了吃,一天三剂是吧。”见阳顶天点头,他又数那纸上的字,中药名十五个字,加上剂量,一共二十个字。他掏出手机:“阳兄弟,你帐号多少,两万块,我现场打给你。”他表现得豪气,阳顶天倒是笑了:“开个玩笑,不必当真。”“唉,这可不是开玩笑,这是救命的方子呢。”高衙内一脸认真:“你今天要是不说穿,我是真不知道,脖子后面的气包我知道,不痛不痒没当回事,这黑线是真没看到,是不是上来了,我命就没了?”“嗯。”阳顶天点头:“那南美带过来的什么药啊,真够毒的,只要黑线进了肚子,你就没救了。”“说是一种什么蛇的鞭,效果是好。”“难怪你变态的,原来还吃南美蛇鞭,还不跟我们说,天天吹你天赋异禀什么的。”他几个死党齐齐鄙视。

    看小说请到(黄金屋全本小说网),黄金屋小说网提供《AvTT手机网》全部章节!